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没有人像你 > 21

21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我这么可爱,你真的不考虑考虑买我吗?“我们之前见过阮眠的,就上次你来网吧吃烧烤那回,她迷路走到网吧门口,还把我误当成卖串的。”
  
  陈屹暑假去李执家里的网吧吃过很多次烧烤,每天来往的人那么多,他对于这段记忆毫无印象。
  
  李执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就你这破记性,我真怀疑你能考年级第一是不是给你学校老师塞钱了。”
  
  说到底还是无关紧要的人,陈屹没再费神去扒拉这段早就没什么印象的回忆,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,一针见血的怼了回去:“那你倒是记着了,我怎么没见你考年级第一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吃过饭,李执回去看店,陈屹和他一起顺道过去买东西。临走前,家里阿姨让他带几包盐回来。
  
  从平江公馆出来,转个弯就到平江西巷,夜间凉风习习,马路两侧的各色商铺灯火通明。
  
  少年人的身影被披上一层浮华的光影。
  
  走进巷子里,又像是进入另外一个世界,锅碗瓢盆家长里短,暖色调的光亮为这寻常的夜晚平添了几抹烟火气。
  
  李执重新开了门,他爸带着他爷爷去乡下探亲,明天才回来,店里乌漆嘛黑的,走之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。
  
  陈屹走进去,抬手在墙上摸到开关摁了下去。
  
  “啪嗒”一声,电灯泡的钨丝在黑暗里闪了两下才接上电流,光线亮堂堂的,很快吸引了不少飞虫。
  
  李执走去柜台,提醒道:“盐在第三个货架底下。”
  
  “不急。”陈屹走到墙角把躺椅拿出来,支开放在柜台旁边,人躺下去手指交叉放在肚子上,闭着眼睛问:“李叔什么时候回来?”
  
  “不出意外明天回来。”李执把抽屉里的硬币拿出来,按照十个一组给黏在一起,随口问道:“叔叔阿姨今天怎么不在家?”
  
  “我妈团里有个汇演,我爸去捧场了。”陈屹的母亲是舞蹈家,年轻的时候在部队文工团当台柱子,十多年前随丈夫工作变动调任至平城大剧院,如今是首屈一指的国家一级演员。
  
  聊了会天,李执觉得口渴,走出柜台去后面厨房倒水,问陈屹是要喝茶还是喝白开水。
  
  陈屹头枕着竹制躺椅自带的小靠枕,手机举在脸前,屏幕亮光衬得脸摇头说:“不用,我不渴。”
  
  “那你看着点店。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这个点,人人都急着赶回家吃饭,自行车叮叮铃铃从超市门口穿过,时而还伴随着几声摩托车的轰鸣。
  
  阮眠下午到家睡了一觉,醒来去楼下洗完澡,湿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碰上了刚从外面回来的赵书棠。
  
  阮眠清楚赵书棠不待见自己,但到目前为止,她也没见这人真的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顶多拿她当个同在屋檐下的陌生人,所以在赵书棠没有踩到自己底线的前提下,阮眠基本上不会主动搭理她。
  
  两个人默契的在客厅擦肩而过。
  
  阮眠晚饭吃得早,这会有些饿了,擦着头发去厨房,冰箱里除了西瓜和剩菜也没其他东西。
  
  她踩着拖鞋去楼上换掉睡衣,拿了些零钱出门。
  
  赵家在巷子的最深处,往外走才能看见热闹,阮眠在半道上碰到带着赵书阳在外面串门的段英,停下来叫了声奶奶。
  
  周围交谈的声音小了下来,段英拍掉腿上的瓜子壳,抬头看她:“这么晚了还出门啊?”
  
  “嗯,去前面超市买点东西。”阮眠说。
  
  一听到要去超市,原先蹲在地上玩弹珠的赵书阳立马站起来跑到阮眠面前,叫嚷着:“我也要去。”
  
  段英训斥他:“你去什么去!”
  
  闻言,赵书阳立马嘴一撇就开始吭唧,阮眠摸了摸他脑袋,笑着道:“没事,超市就在前面,我带他一起吧。”
  
  “惯的他。”话是这么说,但段英最终还是松了口,“别他要什么就给他买什么。”
  
  “知道了。”
  
  坐着的人看着姐弟俩走远,瓜子重新嗑起来,八卦却从之前谁家儿子媳妇不孝把老父亲赶出家门换成了阮眠。
  
  穿凉衫的阿姨问:“这就是大伟那新媳妇带来的女儿?看着还怪懂事的,知道叫人。”
  
  段英垂着眼拍了拍裤脚沾上的灰,说:“懂事什么,这都是长辈,也不见她叫一声。”
  
  几个妇女互看一眼,附和着说了几句,把这话茬掀了过去。
  
  -
  
  李家超市拐个弯就到,阮眠牵着赵书阳走过去,门口有两级台阶,赵书阳甩开她的手,手脚并用爬了上去。
  
  店里亮着灯,阮眠走近了才看到柜台那边躺了个人,一米多宽的玻璃柜台挡住上半身,却遮不住下半身。
  
  两条腿笔直修长,大喇喇敞着,裤脚和鞋口中间是一截精致漂亮的脚腕,腕骨锋利分明。
  
  她以为是李执在,喊了声,“李执。”
  
  “李执不在。”躺着的人听见说话声,边答话边坐起来,整张脸猝不及防暴露在灯光下,也猝不及防暴露在阮眠眼前。
  
  他从躺椅上站起来,身高的缘故,眼帘微微往下垂,像是丝毫不惊讶在这里看到阮眠,“买什么自己拿。”
  
  阮眠完全愣住了,脑袋也跟着凝固,好半天才想起来要说话,可那时候陈屹已经重新躺了回去。
  
  她错失了良机,贸然再开口便显得有些突兀和尴尬,只好被赵书阳牵着往货架那边走。
  
  在这里突然见到陈屹的冲击太大,阮眠已然完全把段英的交代抛之脑后,任由赵书阳拿了好些东西,导致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带的钱不够。
  
  那会的李家超市不同于一般的小卖部,有专门的收银机器,东西是一样样扫录进去的。
  
  阮眠捏着不多的纸币,紧张的脸都红了,手心出了一层汗,“不好意思,能不能退掉一些东西?我今天带的钱不够。”
  
  “可以。”陈屹点了几下键盘,把机器里录入的商品全部清除,“你看看要退掉什么。”
  
  “哦。”阮眠拿掉桌上近三分之一的东西,“好了。”
  
  陈屹扫了眼桌上剩下的一部分,又拿出去几个,才重新开始扫码,整个过程阮眠始终都没抬过头,视线一直落在他手上。
  
  最后结账一百零三块,陈屹还要倒找给阮眠两块钱,他从盒子里摸出两个硬币放在桌上。
  
  阮眠伸手去拿,不知道紧张过甚还是怎么,两个硬币就像是长了爪子一般紧紧的扒在上面怎么都拿不起来。
  
  越着急越扣不起来。
  
  陈屹见状,又从盒子里拿了两个硬币,这下没放在桌上,是直接拿在手里递过去,“别扣了,给。”
  
  阮眠不得已抬头,碰上他的目光,强忍着没躲开,伸出手说:“谢谢。”
  
  陈屹却没直接给,手指捏着硬币搓了两下,声音分外平静,“阮同学。”
  
  “嗯?”阮眠没想到他会突然叫自己,一个单音节的回应都能听出几分紧张感。
  
  “你好像很紧张,怕我?”话音落,陈屹跟着松开手指,两枚硬币掉在阮眠摊开的手心里,硬币相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  
  “……没有。”阮眠合上手,指腹挨着硬币,犹似还能感觉到陈屹几秒之前留下的温度。
  
  “没有吗?”陈屹盯着阮眠的眼睛。
  
  她强装镇定,实际上连呼吸都快停止:“嗯,没有。”
  
  陈屹没有接话,伸手将桌上多余的两枚硬币拿起来,轻而易举的动作像是在嘲讽阮眠的不坦荡。
  
  “早点回去吧。”说完这句,他将硬币放回抽屉,转身走到躺椅重新躺下,身形被遮去大半,长腿这回是支在地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