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没有人像你 > 44

44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那应该是零八年的夏天,陈屹在一个闲来无事的晚上,去了平江西巷的那个小网吧。
  
  八月的平城燥热而沉闷,晚间的风里也带着挥之不散的热意。
  
  他打完几局游戏,从烟味混杂的空调房里出来,站在台阶上和朋友说话,忽然间从远处传来一阵急促地脚步声。
  
  一群男生全扭头看了过去,陈屹把目光从手机上挪开,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见一个女生跑过来停在李执面前。
  
  李执在这片是出了名的好看,经常有女生问找他要联系方式,他没怎么在意的收回了视线。
  
  再后来,他和李执回店里拿东西,听见李执和她搭话,之后又大发好心给她带路。
  
  记忆里那些片段细碎仓促,陈屹其实已经没有太多印象,而那个夜晚对于他来说也再寻常不过。
  
  就像之前的很多个,转头就忘了。
  
  如今再想起当初那些被忽略掉的细枝末节,陈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时候阮眠在教室看见他时,会是那样惊讶的反应。
  
  她分明还记得他,记得那个晚上的遇见,是他的不在意,让自己蹉跎了十多年才和这段记忆接轨。
  
  时过经年,陈屹坐在同样热闹喧嚷的街头,他看着阮眠的靠近,四周的人声好像在这一时刻都远去消散,记忆里那个奔跑的少女逐渐和眼前的人影一一重合上。
  
  就像时光回溯,又回到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夏天,明暗交错的巷子,少女向着光而来。
  
  一如此时,向着他而来。
  
  ……
  
  阮眠出门的时候走得着急,等电梯下到一楼,她总觉得自己没有锁门,出了单元楼没走几步又折返回去。
  
  重新等电梯上楼下楼,耽误了好一会,收到陈屹消息的时候,她才第二次走出单元楼。
  
  等走到小区门口,她站在那儿找位置的功夫又收到陈屹的消息,抬头往前看,很快找到那家烧烤摊。
  
  阮眠先看到的沈渝,走过去靠近了才看见坐在后面的陈屹,他穿着简单干净的白衬衫,眉眼一如既往地俊朗非凡,旁边不同色调的光灯在他周身拉出几道不同的光影。
  
  两个人就像老电影里的男女主角,视线在某个瞬间对上,还未来得及布景,镜头外的沈渝一句话把整幅画面撕开,“来了啊,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,自己去拿。”
  
  阮眠摇摇头,“没事,我都可以。”
  
  “那能吃辣吗?”
  
  “能。”
  
  “那行,走吧,先过去坐。”沈渝从旁边冰柜又拿了几瓶冰汽水,三个人一人坐了一边。
  
  灯火通明的繁华城市,晚风肆意,附近街道发廊门口的音响,歌声若隐若现,带着舒缓的旋律。
  
  阮眠晚上没什么胃口,吃了几串羊肉就停了下来,等吃快差不多,陈屹站起身,“我去结账,顺便去买点东西,你们吃好先回车上等我。”
  
  “行,你去吧。”说话间,沈渝也吃完最后一根串,拿纸擦了擦嘴,“走吧,我们先过去。”
  
  阮眠拎着包跟着他回了车上,沈渝霸占了后排,笑道:“你坐副驾驶吧,我路上得补个觉,你坐那儿也好跟陈屹说说话提神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阮眠顺着他的安排坐了进去,降下车窗看见陈屹进了马路对面的一家便利店,透明的玻璃门遮不住他的身影。
  
  大概过了几分钟,他拎着包东西从里走了出来,快靠近车子的时候停下来接了通电话,然后边说边往这里走。
  
  阮眠低头收回了视线。
  
  陈屹径直朝着这边走来,身影停在车外不远处,偶尔对电话那头应两句,视线落到副驾驶这里,像是在出神时随意看着的地方。
  
  阮眠没敢抬头和他对视,故作镇定的从包里翻出手机,随便打开了一个软件翻着。
  
  陈屹目光注意到她的动作,笑着挪开了视线。
  
  通话没持续太久,两三分钟的事情,他挂了电话回到车里,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阮眠。
  
  她下意识接了过去,便利袋被挤压发出窸窸窣窣的动静,里面装着的都是些零食。
  
  陈屹扣好安全带,调了下导航,这才想起什么,抬头看了眼阮眠,“你没带行李吗?”
  
  “没。”阮眠之前为了方便,在这儿的东西家里也差不多都有备一点,衣服鞋子也是一样。
  
  他点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  
  黑色的越野车很快从这处驶离,灯红酒绿的城市,马路上车如流水,车灯交相辉映,连成一片灯影。
  
  阮眠头挨着椅背,看向窗外高楼大厦。
  
  沈渝差不多是躺在后排,平常多话的人这时候像是吃了哑巴药,一句话也不说。
  
  车厢里格外的沉默,只余下风灌进来的动静,呼呼作响,散去了闷热带着几分温凉。
  
  上高速之后,远离了喧嚣,路面上的车明显少了不少,阮眠在微信上和方如清说了声今晚回来。
  
  谁知下一秒,她突然打了视频电话过来,声音有些响,阮眠吓了一跳,匆匆按断扭头往后排看了眼。
  
  陈屹注意到她的动作,语气温和道,“没事,你接你的,不用管他。”
  
  阮眠嗯了声,在微信上和方如清解释了情况,她很快打了语音电话过来,接通的时候,阮眠调低了通话音量。
  
  方如清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小,“你晚上几点到啊,我跟你赵叔叔去机场接你。”
  
  “不用,我和朋友开车回来的。”阮眠往车外看,“你们早点休息,我到地方还是回爸爸那里吧。”
  
  方如清和赵应伟早些年因为段英的缘故从平江西巷搬了出来,直到前几年段英意外中风瘫痪,一家人为了方便照顾才重新搬了回去。
  
  母女俩没聊几句,方如清又把话题扯到找男朋友上,“你上次答应我的,等你培训结束就回来相亲,清明和五一你没回来就算了,这次说什么你都不能推了啊。”
  
  “……”阮眠还没坦然到能在陈屹面前讨论这种问题,随口搪塞道:“妈,我有点晕车,等我回来再说吧。”
  
  “那你睡一会,让你朋友开车注意点。”方如清又想到什么,“你哪个朋友啊,男的女的?”
  
  阮眠这回是真头疼,没说几句就把电话挂了。
  
  车厢里安静了一小会,陈屹把她那边的车窗往上升了些,阮眠听着动静朝他看了过去。
  
  “不是晕车吗?”陈屹没看她,“睡一会吧。”
  
  “没有,我骗我妈的,我不晕车。”阮眠在微信上跟方如清说了晚安,收起手机放进包里。
  
  闻言,陈屹笑了下,“为什么要骗伯母?”
  
  “……”阮眠磕巴了下,目视前方,一板一眼地说:“我其实是有一点晕车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