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> 第149章 听说昨天有位戚小姐去了医院

第149章 听说昨天有位戚小姐去了医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晚上虔诚睡了以后她便下了楼,手腕上的袖口稍微往上推了推,露出银色的腕表,已经显示十点钟。
  
  外面又下起了小雨,偶尔还有闪电经过院子前方,她独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的夜深雨幕,心口有口气总是压的死死地,喘不上来。
  
  赵阳说他下午应该是想接她一起去医院的,她本来很有把握,他晚上一定会回来。
  
  结果证明自己还是太自以为是了。
  
  可是她就是不想上楼,夜再深一些,手机搁置在茶几上,而她躺在沙发里浅睡着。
  
  下半夜一点多,家里才有车子进来。
  
  男人一打开房子大门,落脚便感觉到熟悉的温度扑面而来。
  
  沙发里女人还在安安静静的睡着,身上什么都没盖,男人将外套轻轻搭在一侧,蹲下去看着她熟睡的容颜。
  
  她在等他?
  
  她也会等他吗?
  
  那天那声不爱,她说的多么决绝啊。
  
  ——
  
  早上六点多,她生物钟一响,便渐渐地醒过来,肩膀有些酸痛的翻了个身,翘密的长睫一掀起,就看到了身边躺着的人。
  
  戚闫听着自己的心尖狠狠地荡漾了一下,直直的盯着他无法移开眼。
  
  外面依旧是细雨蒙蒙,寒气逼人,室内却是温度适中,男人的手指背轻轻地从她的脸颊滑过,低声问候她,“早安!”
  
  “早安!你……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  
  戚闫有点紧绷的找不到状态,根本不知道此时自己眼内柔情深意,只是声音里不经意的透露出半点慌乱。
  
  一睁开眼就看到他,他幽暗深邃的黑眸,仿佛一颗定心丸,此时装订在她心内最需要的位置。
  
  “下半夜,妈一直在闹情绪,不愿意接受手术,所以安抚了段时间。”
  
  傅厉轻声说着,手指背经过她的锁骨,到她温暖的颈窝下。
  
  戚闫的肌肤立即粉透,傻傻的看着他,“那现在,她还好吗?”
  
  “嗯!听说昨天有位戚小姐去了医院!”
  
  傅厉幽暗的眸子望着她说道,声音极轻。
  
  “你说的是戚宝珠吧?”
  
  戚闫仿佛没藏住小尾巴的动物,躲躲闪闪的不再去看他。
  
  “戚宝珠一直都在,不过这位戚小姐恐怕不是那位,因为她根本没有上楼。”
  
  傅厉的手指轻轻地勾着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蛋扬起来,让她与他对视。
  
  “不打自招!”
  
  她说戚宝珠,便出卖了她自己。
  
  傅厉不轻不重的四个字,便将她有些心绪难安。
  
  “昨天走到那里听关楠说你母亲住院,所以就过去看了看。”
  
  戚闫低声说道,拿开他温暖的手便想转身背对着她。
  
  人却是迅速被收紧温暖的怀抱里。
  
  “那怎么没上去呢?你还怪她?”
  
  傅厉低声问道,温热的气息在她的脖颈流连。
  
  怪她?
  
  刘雅如吗?
  
  她怎么会怪一个老人家,何况还是他的母亲。
  
  爱屋及乌,大概就是这样吧!
  
  戚闫感受着他的气息逼近,垂着眸子细细的想着刘雅如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,突然眼眸闪过些许诧异的情绪,之后又将眼睫深深地埋住了那些不合适的神情。
  
  原来,有些事,不过是死不承认,自欺欺人罢了!
  
  “看到戚宝珠在,怕吵起来就没过去。”
  
  想来想去,也只有这个借口最合适了。
  
  “明天我带你过去,嗯?”
  
  傅厉搂着她询问道。
  
  “明天啊,算了吧,明天你带虔诚去吧,后天节目要开播,明天应该会很忙。”
  
  戚闫垂着的眸子看着他的手握着她的,不自觉的心里就开始发烫起来。
  
  “也好!”
  
  傅厉说完便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幽暗的眸子犹如黑夜的猎鹰,将她紧紧地锁住。
  
  “你怎么这时候还……”
  
  话还没说完,人就已经被吻住。
  
  她不知道她身上的男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满心恼火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发泄情绪,以及给予她,言语里给不到的爱意。
  
  早饭后傅厉送她去上班,戚闫下车前又被他拉住,“距离那个宋楚远一点。”
  
  戚闫转眼看着他突然严肃的脸,不自觉的问他,“为什么?”
  
  “这个人并没有你想象中的简单。”
  
  傅厉解释。
  
  “明白了!”
  
  戚闫点点头,便推开车门,却是下车前又回眸一笑,“厉少是因为吃醋才去调查人家吗?”
  
  “你可以这么以为!”
  
  傅厉将倾着的身子靠向座位里,大方示意。
  
  戚闫转身离开,傅厉无奈的一笑,然后又将车子开往医院的方向。
  
  等他到达医院,果不其然戚宝珠还守在那里,傅厉有点烦闷的叹了声,然后在门口朝她招了招手。
  
  戚宝珠在里面看到他那样有些紧张,却只笑着,“大哥来了!”
  
  戚宝珠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叫他大哥。
  
  傅厉觉得好笑,但是她又一直在病房里不离开,傅厉走了进去,“我妈好像没给我生妹妹。”
  
  戚宝珠脸色一怔,随即又笑着回应,“干妹妹也是妹妹嘛!不管怎样,我当你是大哥的。”
  
  傅厉看向自己的父亲,只见他坐在沙发里像是没事人一样看报纸,便也不当回事的走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去坐下,手轻轻地握住她的手,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“还好,就是,咱们能不能别手术了?这样说不定我还能多活几天。”
  
  刘雅如看着自己儿子那张固执的脸,又是心疼又是难受。
  
  “我们昨晚不是说好了嘛,不能反悔了!”
  
  傅厉轻声提醒着,另一只手也覆上刘雅如的手。
  
  “我以为你今天会带那个女人来的。”
  
  刘雅如便没再说别的。
  
  傅厉听后笑了笑,“本来是的,不过她好像还很怕您。”
  
  “她怕我?那我倒是看不出来。”
  
  刘雅如也失笑,她不觉的戚闫是怕她。
  
  戚宝珠在旁边站着,听着他们母子的对话,虽然他们母子没有提到戚闫两个字,但是很明显讲的就是戚闫,他们母子竟然这么平静的将戚闫的事情,戚宝珠暗暗地捏住自己的裙角。
  
  “干妈,你们在说姐姐吗?干妈真了解我姐姐呢,她曾经就跟我说过,这天下啊,就没她怕的人,她不过是喜欢在长辈面前装可怜博取好感罢了,她说这叫,对了,手段,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