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总裁的女人谁敢动 > 第221章 婚礼

第221章 婚礼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给我打,让她勾引别人的老公,往死里给我打!”
  
  “啊!我没有!不要打,救命,救……啊……”
  
  关楠跟胡佳还有戚闫齐齐的站在了不容易受伤的地方,看着正室带着几个厉害的姐妹一起去打,老公外面的女人?
  
  只是……
  
  赵阳从旁边跑过来护着戚闫的时候,看着那个被撕扯着头发的女人,不自觉的皱了皱眉:“好像是戚宝珠。”
  
  戚闫也早已经看出来,的确是戚宝珠。
  
  刚刚那声救命她就认出来了。
  
  只是戚宝珠不是去上班了吗?怎么会在这里被打!
  
  “我的天,真的是戚宝珠,她现在堕落到这种地步了吗?”
  
  关楠忍不住瞪大了眼睛,真不知道该怎么看那个被人抓的头发凌乱的,像是可怜的女鬼一样的女人。
  
  “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?”
  
  赵阳低头跟戚闫说道,声音不高。
  
  “嗯!”
  
  戚闫点点头,转头看胡佳跟关楠:“我们先走吧!”
  
  “不看戏吗?多好看的一出戏啊,你应该拿出手机来录一段视频发到网上去,谁让她以前总欺负你来着。”
  
  关楠提醒她。
  
  “走吧!”
  
  戚闫摸着自己的小肚子,在这里她很不安心,真怕殃及。
  
  “戚闫!救我……”
  
 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,戚宝珠竟然看到了她,戚闫下意识的停住脚步,在关楠跟胡佳的注视下她却只是又重新迈着步往外走。
  
  不是她选择帮不帮的问题,而是那个女孩,到了该学着自己去成长的时候。
  
  可是这样一来,便有人该说戚闫狠心了!
  
  下午便有些不好听的话传到了傅家去,刘雅如难得的对朋友冷了脸说:“那要她怎样?挺着大肚子去解救一个勾引别人的老公的女人?你老公被别的女人勾了去了你不去找那女人麻烦?那到时候我去解救那女孩怎样?”
  
  那位朋友叹了声:“话不是这么说的嘛,她们不是姐妹嘛!”
  
  “戚家那点事在这城里也不是什么秘密,你们是当真不知道她们姐妹没什么真感情?在这儿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,看热闹不嫌事多是吗?”
  
  刘雅如从来不愿意替戚闫出头,可是眼下,她这个当婆婆的再不替自己儿媳妇说句话,恐怕等她死了,那些人就得说她这辈子都没认戚闫那个媳妇,那时候戚闫就更难在这城里立足了。
  
  “哎呦!当我多嘴,我自己扇自己嘴巴好不好?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跟你儿媳妇一条心了的,今天你有这态度,我便跟姐妹们说了,以后看你的面子我们也不会再说她的闲话,你可消消气,别气出个好歹来,我的罪过可大了!”
  
  那女人说着就有点坐不住,总担心傅远山跟傅厉回来,这爷俩护着床上坐着的这个女人护的要紧。
  
  “哼!你这还算句人话!戚闫既然进了我们傅家的门,那我自然就是认了她的,等我一走,这傅家主母的位子就是她的,哪个女人也别想抢了去。”
  
  刘雅如听着这话心里好受了些,但是她的态度还是明明白白的摆了出来。
  
  戚闫刚跟关楠她们吃完饭回来,听说楼上刘雅如在会朋友,本来是想来打个招呼,却没料到听到这番话。
  
  好像自己心里那颗早已经枯萎的树,又慢慢的复苏了!
  
  春去秋来,周而复始那么多年那棵树都是死的,但是现在,戚闫觉得,那棵树终于又活了过来。
  
  戚闫没有进去打扰,自己回房去换衣服,无意间看到柜子上的摆台竟然是扣着的,不自觉的眉心一动,心想阿姨没有犯过这样的错误啊,也没让自己多想,将摆台扶了起来放好。
  
  林艺霏开学后便主动要求搬到学校宿舍去住,傅家自然也乐的解脱,只是里里外外的给她准备了个充足,刘雅如让戚闫送她到的学校。
  
  戚闫想到会被围观,但是没想到会被围的那么厉害。
  
  她只是一个主播而已,至于吗?
  
  但是好多高三的孩子都抱着笔记本来找她签字,戚闫也都意义的答应着,林艺霏在旁边站着,在她耳边小声说:“嫂嫂,你的人气好高哦!”
  
  戚闫只维持着基本的礼仪,微微笑着。
  
  好不容易签完字,合影后才得以离开,只是她一离开,林艺霏便又被围住了,那种被当做主角的感觉,林艺霏第一次感觉到那种荣耀,不自觉的美背挺的笔直。
  
  五一假期的时候林艺霏跟着宝红在各大摄影棚里跑,戚闫肚子也大了,刘雅如的身体也渐渐地虚弱起来。
  
  那晚一家人坐在楼下的客厅里,老爷子说了声:“你们俩早办婚礼吧!”
  
  傅厉沉着气没说话,戚闫眼眶也有点发热。
  
  傅远山也哽咽着,“办吧,不过爱尔兰恐怕是不行了,你妈现在大概是坐不了飞机了。”
  
  “我们不用去那么远!在荣城就可以!”
  
  戚闫说着转头去看旁边坐着的男人。
  
  等她抓住他的手的时候,傅厉也条件反射的紧抓着她的手,只是他依旧是闷闷地,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  
  傅厉看向戚闫,半晌都说不出话来。
  
  老太太也叹了声:“仓促是仓促了些,但是只要人手足,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差错。”
  
  “嗯!我这就找人着手去发喜帖,你妈的意思是你们俩最好召开一场记者招待会,她有话要说!”
  
  那晚戚闫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哭了很久。
  
  其实刘雅如不需要再说什么,一个被爱的人,根本不在意外人对她说什么,因为她已经有足够无坚不摧的盾。
  
  其实婚礼在哪里真的不重要,那里是他追回她的地方,也是见证他们爱情的地方,可是又如何?
  
  他们都生长在这里,在这里相识相知相守。
  
  而且这里,有他们最爱的人!
  
  这场婚礼有多匆忙就有多声势浩大。
  
  只是最后,傅家爷仨加上傅厉的好友,将圈子圈在了亲朋好友间,除非是很好的,合作多年的大客户,没再往外扩。
  
  “这些人等你们的婚礼结束后你再单独去请算了,你妈的意思是人不再多,重要的是都是真诚的来祝福的人就够了。”
  
  傅远山现在更是唯妻子的话是从。
  
  傅厉点着头:“剩下的事情您也别操心了,我跟关钰还有俊轩来安排,这阵子您还是多抽空陪我妈。”
  
  “嗯!这样最好!”
  
  傅远山点着头,也是疲惫的很。
  
  但是人还活着,在他来说,就比什么都好。
  
  ——
  
  戚闫跟傅厉的婚礼定在了十天以后的周末,那天她回电视台后面的房子去拿东西,被关楠叫到家里去吃午饭,“阿姨就这样……前阵子看着还好好地呀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