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老公是醋桶苏黎陆宴北 > 第967章 从未停止爱你

第967章 从未停止爱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达林见乔西这样,一脸疑惑,“应该假不了吧,这事儿是运生跟我说的,当初他在美国,就在疗养院认识的你哥,我跟运生关系好,这些事情他没少跟我说。不过,你都不知情的?”
  
  乔西摇头。
  
  她完全不知情。
  
  去d国是两年前的事情。
  
  这两年乔西也没少了解hid的后遗症情况,因为网上总会不断有视频流出来。
  
  大多数的人,瘫痪在床。
  
  或者,被病痛折磨,陪伴一生。
  
  总之,什么样的情况都有。
  
  糟糕的,轻症的,还有幸运的没有任何后遗症的……
  
  乔西想起黎彦洲两年前在d国时,对自己的态度。
  
  明明一切都很好,却突然有一天,就对她冷眼相对,直到回来,他的身边多了另外一个女人。
  
  会不会,其实从那时候起,他就已经患上了hid?
  
  那个所谓的任霜霜,其实只是他推开自己的挡箭牌?
  
  乔西越想,心里越慌。
  
  “达林姐,我还有事,得先走了。”
  
  乔西面色苍白。
  
  “你没事吧?”
  
  达林有些不放心。
  
  “我没事,再见!”
  
  乔西匆匆忙忙离开,一路小跑着,直往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  
  乔西边跑,边在想,两年前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
  
  为什么连别人都知道他两年前的那些故事,可她却被蒙在鼓里,什么都不知情?
  
  “黎彦洲!”
  
  乔西以最快的速度,从b栋楼跑到了a栋来,又迅速刷卡上楼。
  
  她进门。
  
  “黎彦洲!”
  
  以为黎彦洲应该还没走。
  
  没想,门一开,偌大的房间里,早已不见了黎彦洲的身影。
  
  “黎彦洲?”
  
  乔西在几间房里来回搜寻。
  
  掏出手机,给黎彦洲打电话。
  
  “嘟——”
  
  “嘟嘟————”
  
  “喂。”
  
  电话响了三声,那头的人接起来。
  
  是黎彦洲。
  
  “你在哪?”
  
  乔西迫不及待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黎彦洲听乔西语气不对,心也跟着悬了起来。
  
  “你回来!”
  
  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
  黎彦洲担心乔西的安全问题,即刻命令司机调转车头。
  
  车子迅速往回开。
  
  “乔西?”
  
  黎彦洲不放心她。
  
  “我没事。”
  
  乔西握着手机,在床头的地毯上坐了下来,“我有事想问你,等你回来。”
  
  “马上到。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乔西把电话挂了。
  
  黎彦洲只命令司机再把车开快一些。
  
  很快,不出十分钟,黎彦洲又折了回来。
  
  “叮咚——”
  
  他按响门铃。
  
  下一秒,门就被拉开。
  
  乔西站在了他跟前。
  
  眼眶里一片通红。
  
  黎彦洲错愕,又忧心,“怎么回事?哭什么?达林训你了?”
  
  他进门。
  
  手触上她的额头,想安抚她的情绪。
  
  哪知,下一秒,乔西却走上前去,张开双臂,踮起脚,一把搂住了黎彦洲的脖子。
  
  黎彦洲受宠若惊。
  
  愣了一愣,而后,伸开手,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身。
  
  另一条手臂绕道身后,把门给阖上了。
  
  他以为乔西忽然这么委屈伤心,是因为被达林叫过去训了话的缘故。
  
  黎彦洲拍了怕乔西的小腰,“对不起。”
  
  他道歉,“这事应我而起,我刚刚应该陪你一起去的。”
  
  听到黎彦洲的道歉,乔西想到达林跟自己说的他患hid病的事情,一气之下,她张口,隔着黎彦洲的衣服,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。
  
  咬得不重。
  
  对黎彦洲来说,好像更像一种打情骂俏的感觉。
  
  他偏头,贴在乔西耳边,“你要觉得咬我能让你心里舒坦些,就多咬几口。”
  
  乔西真想要多咬他几口的。
  
  她收回手,把他箍着自己的手拿开,退出半步,从黎彦洲的怀里出来,懊恼的瞪着他,“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黎彦洲认真想了想,摇头,“应该没有。”
  
  “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再认真想想。”
  
  乔西走到沙发跟前,坐下来,拿出手机,状似若无其事的开始玩手机,嘴里道:“这是你最后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了。”
  
  其实,乔西心里很慌。
  
  她希望黎彦洲告诉自己,达林说的那些都是假的。
  
  另一面她又希望,黎彦洲两年前的背叛,只是出于他的不得已。
  
  可乔西又害怕寄予期望。
  
  若两年前的背叛,跟他的病情,根本无关,他真的只是单纯的爱上了别人呢?
  
  乔西的心,很乱。
  
  很多事情,很多话,想问他,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口,该如何来开这个口。
  
  黎彦洲看着沙发上忽然闷声不吭的乔西,还有些不明所以。
  
  什么个情况?
  
  不是达林训了她什么,而是自己又惹她生气了?
  
  黎彦洲拄着手杖走了过去。
  
  长臂撑在她旁边的沙发靠背上,微倾身,靠近她,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,“到底怎么了?能不能提示我一点?”
  
  乔西把视线从手机屏上挪开,瞥了眼他的腿,又抬头看向黎彦洲,“跟你的腿有关。”
  
  黎彦洲一怔。
  
  眸间闪过意外。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他还打算装傻。
  
  乔西目光却是直定定的看着他。
  
  像是要从他的眼睛里,直接看进他的心里去一般。
  
  “干嘛这么盯着我看?”
  
  黎彦洲的手指,故意勾了勾乔西的下颌。
  
  乔西问他,“hid的事,要不要好好跟我说说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果然。
  
  黎彦洲眸色重下来。
  
  落在她下巴上的小手,微微僵了一僵。
  
  性感的喉头滚动了一圈,问乔西,“你听谁说的?”
  
  “所以,这是真的?你两年前去d国,确实染上了hid?”
  
  “这都是陈年旧事了,怎么突然问起来?”
  
  陈年旧事。
  
  总结得多好啊!
  
  确实,对他们这些人来说,这事儿,还真是陈年旧事。
  
  人人都知道的。
  
  就连一个完全不相干的人,她的领导,都知道他感染hid的事情。
  
  唯独,她一个人。
  
  被蒙在鼓里,像个傻子似的,什么都不知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